歡迎您進入內蒙古中朵遠大建筑工業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行業關注 | 裝配式建筑行業滲透率逐步提升,2020年規模預超7000億元

時間:2020-08-11 03:56:36  瀏覽次數:519次  字體大小




(一)環保趨嚴+人力成本增加倒逼裝配式建筑發展,政策持續推動

近兩年國內裝配式的滲透率逐漸提升,裝配式建筑在施工周期、資源消耗、節能環保等方面占據先天優勢,符合國家可持續發展的戰略。



1949年以來,我國人口高增長帶來的房屋建設需求及廉價人力資源是傳統建筑行業發展的內生動力。當人口紅利不再,產業升級時代到來,裝配式建筑或將成為主流。

近年來我國人口生育率降低,老齡化程度加快,人口紅利優勢喪失,建筑從業人員減少,導致人力成本上升。相比于現澆式建筑大量使用人工的建造方式,裝配式建筑運用精細化分工大大提升生產效率,人力需求較低,以典型裝配式建筑企業杭蕭鋼構為例,其人工成本占比約為6~7%,相比傳統建筑企業上海建工(人工成本占比約為25%)人工成本占比減少近20%。因此隨著人力成本上升,裝配式建筑人工成本較少的優勢得到發揮,將倒逼傳統建筑產業轉型。

近年來,國家逐漸意識到裝配式建筑在環保等方面的優點,不斷出臺政策推廣裝配式建筑,促進建筑業轉型升級,2016年2月,國務院出臺《關于進一步加強城市規劃建設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見》,提出要力爭用10年時間,使裝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的比例達到30%,預計裝配式建筑在國家的大力推廣下,滲透率將會有進一步提升。

(二)技術、成本以及消費者接受程度是制約行業發展的主要因素

一直以來,制約我國裝配式建筑發展的主要有三個因素:一是技術層面,工藝落后、專業化程度較低;二是成本層面,高額的前期成本導致的較高生產施工成本;三是普及度方面,普及度不夠尚未得到社會公眾認可。
目前在國家的大力扶持和建筑業從業人員的不斷努力下,這三個因素均有了不同程度的改觀:

在技術層面,設計裝配式建筑,工程設計人員必須要有規范可循。長期以來我國對裝配式建筑領域的相關規范很不健全。但近年來,我國已在裝配式建筑的設計、施工、驗收等各個行業制訂了多個國標和行業規范和規程,有關的裝配式建筑的規范規程還在不斷地修訂、更新和完善。

除了行業標準,裝配式建筑建造過程中還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信息交互問題。裝配式建筑的建造模式是設計——工廠制造——現場安裝,這相比于傳統的設計——現場施工就有可能產生由于設計圖紙不合理,導致工廠制造的構件到安裝階段才發現不能用的情況,從而造成資源浪費。

裝配式建筑建造過程中的兩大特點是結構設計復雜,預制構件多。如何保證構件的規格符合要求?如何保證大型構件在預留的空間中及時完成安裝?這對裝配式設計建造過程中的信息傳遞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BIM技術的出現很好地滿足了這一需求。BIM技術是近十年來在CAD技術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一種多維模型信息集成技術,可以使項目建設的所有參與方都能夠在數字虛擬的真實建筑物模型中操作信息和在信息中操作模型,從而實現在建筑全生命周期內提高工作效率和質量,以及減少錯誤和風險的目標。

在成本層面,裝配式建筑與傳統建筑在成本上有著較大的區別。建設項目的施工成本由建安費用(包括人工費、材料費、機械費、組織措施費、企業管理費、規費、利潤、稅金)、工程建設其他費用和預備費組成,其中建安費用對施工成本起著決定性作用,而在建安費用中材料費占65%以上,在PC率20%~60%區間內,對于混凝土構件裝配式建筑而言,PC率越高材料費占比越高。

在三種方式的建筑造價中,現澆<PC<鋼結構,現澆的單位造價約比PC率20%的造價低7%左右,比鋼結構低25%,現澆方式的住宅造價優勢主要體現在材料費上,但其對應的人工費較高。裝配式混凝土住宅的造價隨著PC率的提升而逐漸增長,主要在于材料費的增長,與之相對應的人工費隨著PC率的提升而逐漸下降,但人工費的下降不足以彌補由材料費增長帶來的造價提升。

考慮到裝配式建筑在縮短工期方面可節約一定成本,預計未來隨著裝配式建筑的滲透率不斷提升帶來的規模效應、傳統建筑方式人工費用的上漲,制約裝配式建筑發展的成本問題將會得到解決。


在普及度層面,一直以來,公眾對于裝配式建筑的優點不了解,開發商對裝配式建筑的認可度比較低,不愿意開發裝配式住宅。即便個別開發商愿意開發裝配式住宅,消費者也會因為普及率不高,對裝配式建筑的概念和優勢含糊不清,大多對其采取保守態度,不愿意購入。這也是導致裝配式建筑在超高層、大跨度空間結構、工業廠房等領域應用比較廣泛,但在住宅市場市占率較低的原因。但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大規模爆發后,中建三局在武漢市防疫指揮部的要求下,牽頭完成了“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的建設。兩家醫院均為裝配式建筑,建設周期均在10天以內。這次醫院建設,使得全國人民更加了解裝配式建筑的優點,有利于公眾心中對裝配式建筑的接受度提升。


除此之外,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于2019年3月和12月兩次提及要推廣鋼結構在住宅領域的試點,隨著國家大力宣傳與政策支持,許多企業開始有意識地關注裝配式建筑并培養相關技術人才,一些較有遠見的開發商已在公共建筑中較多的采用鋼結構并在住宅方面在嘗試運用PSC技術。

(三)2020年規模超7000億元,未來六年CAGR達17%

相關假設:(1)根據政策要求,2020年全國裝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的比例達到15%以上,2025年達30%。我們假設自2015年起,以10年為周期,裝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面積比例每年增加3%;(2)2009至2019年我國房屋新開工面積年均復合增長率為7%,考慮到2019年房企收縮拿地影響,預計2020年新開工面積增速下滑5%,而后續受益于城鎮化建設,每年新開工增速有望保持小幅穩定增長,假設為1.5%。2015年以市場平均價格每平方米2500元計算裝配式建筑造價,2018年整體裝配式單獨成本降低至每平米2400元左右,受益于技術進步及行業規模效益,單位平米成本有望下降,但是未來單位面積裝配率有望持續提升,裝配率的提升將帶來單位成本提升,假設未來單位造價成本保持在每平方米2400元。(3)經測算,2020年裝配式建筑市場規模將達7770億元,2025年將達到16742億元。2020~2025年6年CAGR(復合年均增長率)為17%。



(四)鋼結構建筑質量優勢明顯,鋼鐵工業發展促進成本端改善


目前國內建筑工業化主要采用的是預制鋼筋混凝土裝配式結構(PC結構)和鋼結構這兩種類型。

由于混凝土產業發展較早且成本方面具備優勢,目前PC結構比較熱門,但PC構件領域成本競爭激烈,且優化空間有限,短期之內難以對傳統現澆混凝土形成替代。與預制鋼結構相比,雖然占據成本優勢,但難以滿足抗風、抗震及超高度、跨度等設計要求,行業發展高度有限。鋼結構已經出臺國家標準,施工相關材料如墻體材料、維護材料、結構板等的標準也已經較成熟,且建筑質量優于PC結構,因而鋼結構具有更強的推廣意義。



鋼結構相對于PC結構在建筑質量等諸多方面占有優勢,但目前我國PC結構占比高于鋼結構,這主要是由于歷史原因導致的:


一是在相當長時間之內,由于我國的鋼產量不能滿足國民經濟各部門的需要,因此國家對鋼結構的使用進行一定的限制,形成能用鋼筋混凝土結構,不用鋼結構的設計思想;二是鋼結構原材料中厚板的價格曾經為每噸7000~8000元,導致鋼結構成本過高;三是我國混凝土產業發展時間較長,行業熟悉混凝土生產工藝,因此PC結構能簡單快速地適應政策對建筑工業化的要求。

黨的十四大之后,中國鋼鐵工業進入深化內涵式擴大生產階段,這一時期鋼鐵產業發展的一個重要特點是著力實施“兩個轉變”:由長期規模擴張為主轉向調整優化結構為主;鋼鐵產品由長期數量短缺轉向階段性、結構性過剩,開始實行總量控制。在此期間,各大鋼鐵企業淘汰落后工藝,采用新技術對老企業進行技術改造,實現工藝技術現代化。中國鋼鐵工業與國際先進水平的差距大大縮小。鋼鐵業的發展為推廣鋼結構建筑打下了堅實的物質基礎。

在產量方面,鋼產量由1993年的8954萬噸增加到1996年10124萬噸,2000年鋼產量達到了12850萬噸,截至2018年,中國粗鋼產量已連續22年位居世界第一,是世界最大的產鋼國和消費國。

在品種方面,我國生產的成品鋼材涉及的類型大約有11類,其中普通的大、中、小型材、線材、特厚板、薄鋼板、縫鋼管、焊接鋼管、冷彎型鋼等可支承建筑鋼結構和圍護結構的選用。此外,國內長期空缺的H型[13,14,15],從1998年開始先后能在馬鋼、萊鋼、鞍山一軋、上鋼生產、腹板高度范圍在200~700毫米之間,形成了熱軋年生產能力150萬噸。2003年以來又相繼有重鋼的首條H型鋼生產線也破土動工,首鋼也利用外資在咸陽建設H型鋼生產線。

在布局方面,全國鋼鐵企業比較均勻地分布在全國各地區,確保鋼材的供給比較便捷。

隨著鋼鐵產量的上升,2019年7月中厚板價格已下降到每噸4000元以下,鋼結構成本大幅度降低。
近年我國鋼結構產量穩步上升,2016年以來同比增速均維持在10%以上,但我國鋼構產業規模與發達國家相比仍有很大差距:2018年我國鋼結構產量占粗鋼產量比例為7.41%,歐美發達國家這一比例普遍在20%~30%左右,其中美國和日本等工業發達國家,該比值已經超過了30%。對此,2016年工信部《鋼鐵工業調整升級規劃(2016-2020年)》提出“力爭將鋼結構用鋼量由5000萬噸增加到1億噸以上”的目標。相信未來在政策支持和鋼鐵行業不斷發展的情況下,鋼結構行業會有進一步的發展。



67194免费观看网站